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天龙传奇全作者心恋

天龙传奇全作者心恋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一、老君庙顽童得异宝
  北京城外不远处,有个叫十里铺的小镇子,镇子不大,却因正处进京要道,因而十分繁华,方圆五里的地方,尽是酒店、客栈、珠宝行之类的店铺,加上此处进京,步行尚需一天的脚程,来往客人更多伫脚于此,使得此镇更是富庶。镇上居民不多,但尽是殷实之家,即令有三五家穷人,倒也能解决温饱。
  镇东不远,有一座老君庙,不知是何缘故,香火不盛,四时八节,绝少人进香,连庙祝也没有一个,残垣断瓦,倒成了镇中小孩子家的天地。这天正午,老君庙门口,那棵大柏树的秃枝上,一个小童正躺在那里看书。那棵干枝只有手臂大小,那小童正翘脚躺在上面,一付悠然自得的样子。
  忽然,小路上走来了三个十来岁的小童,二男一女,都是十来岁的样子,他们来到柏树下,其中一个叫道:「老大,快下来,不好了,老四给人打得起不来了。」「什么?」那树上的小童,突地腾起几尺高,然后飘然而下,「给什么人打了?」「还不是那小胖子?他要跟老四玩过家家,老四不肯,他就动手了。」那女童道。
  「好个小胖子,这么大胆,连五邪神也敢惹?让我看看他骨头有多硬。」树上那小童气愤道,说了一声「走」,领头往镇里去。
  五邪神是十里铺穷人家的五个小童,老二金豹子,十三岁,老三毕虎也是十三岁,比老二小两个月,老四老五是女孩,分别叫邹凤来、邹凤仪,是亲姐妹,一个十一,一个十岁,四人的老大叫尚天龙,却只有十二岁,因为素有智谋,且勇武异常,被尊为老大。
  那老大尚天龙听到老四被人欺负,当下便甩开步子,直向小胖子家走去。只见他行走如风,不多时,便把其余的三个甩下了一大截,等他到了小胖子家那高大的门楼下,才想起鲁莽不得,便停下来等伴。好一会儿,金豹子等三人才气喘吁吁地赶到。「老大,你好快的脚程。」那毕虎嚷道。
  「老大,怎么还不冲进去砸他个稀巴烂?」金豹子吼了一声就要往里冲。
  「冲不得。」尚天龙一把拉住他。
  「怎么,老四的仇不报了?」
  「谁说不报了。」尚天龙把他们招过来,低头耳语了几句,三个男的便闪开躲了起来,老么邹凤仪却不紧不慢地进了门楼,不多时,便见她带着趾高气扬的小胖子出来了。
  二人往野外走去,走了不久,小胖子见凤仪老往外走,忙问道:「咱们到哪儿去玩?」「快了,老君庙。」凤仪头也不回地走着,尚天龙三个偷偷地跟在后面。
  很快到了老君庙那棵老柏树下,「到了,我们玩吧。」凤仪突然转身道。
  「好,好。」小胖子伸出胖爪,想抓凤仪的小手,却见凤仪一闪,便到了他身后,待他转身过来,却吓了一跳:尚天龙、金豹子、毕虎站成一排,抢在了凤仪的前面。
  「好个胖猪,你好大的狗胆,竟敢欺负我们老四?」毕虎对着小胖子吼道。
  小胖子本来也曾闻五邪神的名气,但仗着自己年纪大一点,个子也大得多,毫不在乎地交手站着:「什么五邪神五死神?本少爷怕过谁?你们来吧!」「啊哈,死螃蟹还要横行?弟兄们,给我揍。」尚天龙一叫,三个人呼啦地冲上去,把小胖子围起来。小胖子尽管人大,却打不过尚天龙,三拳两脚,便被放倒在地上,金豹子、毕虎、凤仪便你一拳我一脚,直弄得小胖子杀猪般嚎叫。
  不久,叫声渐微,尚天龙一摆手,说道:「行了,别出了人命。」三人才停下来。
  尚天龙从怀里掏出一颗药丸递给凤仪,说道:「拿回去给老四吃,明天就好了。」「真有那么灵吗?」凤仪不相信。
  「你不是吃过,力气长大了吗?怎么,连老大的话都不相信了?」尚天龙吼道。
  说起这药丸,还有一番来历呢!尚天龙本是一个书塾先生的儿子,其母难产而死,十岁那年,父亲又病故,只剩下祖父母和他相依为命,好在父亲死时还有一点积蓄,加上周围人家经常接济,还没有挨饥受寒。为了让尚天龙学点东西,祖父便把他送到镇外一个大夫家当药童。
  尚天龙人本聪明,加上好学进取,父亲在时,四书五经已是通晓,到了大夫家,更得大夫的喜爱。谁晓得天有不测风云,半年前那大夫却在采药时摔死在深山里,天龙便又回到家里。那天走到半路,遇上了大雨,他躲进了破烂不堪的老君庙。
  这雨好大,一连下了一个时辰,才云开日出,庙里已经四处是屋顶流下来的积水了。天龙刚要出庙,却听得「哗啦」一声大响,回头一看,那神台上的老君像因被浸渍太久,已经塌了下来,在那老君的肚子里,露出一个漆黑的盒子。天龙不知何物,深感奇怪,便过去拿了起来。


  此盒长约一尺,宽五寸有余,约五寸高,是上好的檀香木加漆而成。开盒一看,盒中有数瓶丹丸,一本鳖,封面写着「阴阳真经」四个篆字。天龙不知阴阳真经是什么东西,翻开看时,才知是一本武林秘籍,共有内功、轻功、剑掌、智取、易容、阵法六篇,从绢中得知,这些丹丸乃练功治伤圣药。
  天龙当时并不在意,便把它裹进了自己的包袱里,带回了房中。有一天闲着没事,他便拿出真经,依法练起内功来。他本来就博学,又在大夫那里懂得了经脉的位置,加上真经图文并茂,明白畅晓,因而初时虽无反应,十天之后,便觉有一个小老鼠在自己丹田中冲撞,而且可以指挥它走到身体的各处,身体也更强壮,更有力了。
  他不知是练了内功的缘故,却把它归功于每日一粒丹丸,因此给了祖父母和四个小兄妹每人一颗,果然收到了一点功效,爷爷和奶奶身体健壮了,而四个小兄妹力气也长了不少,因而他才敢说邹凤来服了丹丸马上会好。
  半年过去了,尚天龙无事可做,每天便来这老君庙看书练功,亏得他用功刻苦,体内那小老鼠越长越大,自觉力气也更大,身却轻了不少,一纵可成丈高,丈把远。今天,他就在此看书,却遇上老四被打之事,因而狠狠地教训了小胖子一顿。
  凤仪拿着药丸走了,尚天龙又吩咐了金豹子毕虎一些事情,才让他们走开,他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呻吟的小胖子,「呸」地吐了一口唾沫,便打道回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