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夢里的裸體媽媽(1)

夢里的裸體媽媽(1)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1)
  這裏是什麽地方?
  阿飛只覺得腦袋裏一片混亂,根本無法思考,他不知道自己有沒有睜開眼睛,
眼前是無盡的黑暗,但是,為什麽卻能清楚的看到自己的手呢?阿飛低頭望去,
自己的身體,腿都能看得到,為什麽周圍卻是一片漆黑呢?
  這裏到底是哪裏?為什麽我會在這裏?
  阿飛想喊,卻喊不出聲音。
  「阿飛,妳真的,不要我了嗎?」
  一個熟悉的聲音出現在了無盡黑暗中,顯然這個聲音的是經常出現在自己耳
邊的,但阿飛就是想不起來是誰,他無法思考,無法說話,甚至連看清方向都辦
不到。
  「為什麽?妳想要的,我都可以給妳,任何時候都可以,為什麽!妳要離開
我?」那個熟悉的聲音帶著強烈的恨意大喊著。
  阿飛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明亮的東西,沒有任何征兆,他就這麽突然出現了。
  潔白的身體,烏黑的長發,那是一個趴在地上的裸體女人!
  裸體女人擡起頭,阿飛看不到她的臉,長長的劉海完全遮住了她的面孔,看
起來就像貞子一樣恐怖。
  女人開始向這邊爬了,阿飛恐懼極了,但他卻無法挪動自己的腳步。
  女人來到了阿飛跟前,趴在了阿飛身上,她慢慢擡起一條腿放在阿飛的褲子
上摩擦,乳房也貼在了阿飛的胸膛上。
  不知道是哪裏來的風,吹過了裸體女人的頭發,讓阿飛看到了她的面孔。
  這個女人是!
  阿飛覺得自己的眼睛都快瞪出來了,但顯然現在的他無法做出這個舉動。
  是的,這是一個阿飛再熟悉不過的女人- 阿飛的媽媽。
  「阿飛,不要離開媽媽……媽媽不能沒有妳……」
  也許根本不是頭發擋住了臉,現在阿飛能清楚的看清媽媽的臉。她的眼中滿
是溫柔和愛意,跟剛才的貞子簡直判若兩人。
  「阿飛,如果我不能說服妳,至少,請妳再和媽媽做一次愛吧!」
  阿飛感覺自己就像一個木偶,自己無法對眼前的事情做出任何舉動,他只能
眼睜睜的看著媽媽把自己推倒,脫下自己的褲子,然後……
  「這都是什麽跟什麽啊!」
  阿飛突然從床上坐起來大喊,他睜開眼睛,看到了眼前的景象。
  寫字臺,櫃子,電腦桌,這裏是自己的房間……
  「真是個該死的夢……」阿飛一下子癱倒在床上,他感覺自己就像是洗了個
澡一樣,渾身都是汗水。
  阿飛從床上起來,走進洗手間洗了把臉,然後看著鏡子裏的自己。
  回想起剛才的夢,阿飛不禁打了個機靈,夢裏的那個女人毫無疑問是自己的
媽媽,不過為什麽會做那樣的夢啊,裸體的媽媽,順著一些莫名其妙的話,最後
還脫光了自己的衣服,坐在自己身上……後面……好像記不清了。
  「一個夢而已,就當他沒發生過吧。」
  阿飛打了打自己的頭,告訴自己不要多想,然後就去睡覺了。
  ……
  第二天。
  「阿飛!吃飯了!」阿飛睜開了疲憊的眼睛,是媽媽的聲音,阿飛坐起來,
揉了揉眼睛,穿上衣服走出了自己的臥室。
  桌子上擺好了早餐,緊接著一道靚麗的身影從廚房中走了出來。
  美麗的中年少婦身穿著一件藍色的吊帶小背心,下面則是超短的牛仔短褲,
這身打扮讓這個已經35歲的美少婦一下子年輕了不少,短褲下潔白而修長的大
腿散發著無盡的青春活力。
  她是阿飛的媽媽- 楊鈺艷,天生麗質的楊鈺艷即使年齡步入中年,但美麗的
臉蛋和清涼的打扮讓她看起來就像是個20多歲的女孩子一樣。
  但阿飛自己很清楚,媽媽並沒有看上去那麽活力四射,阿飛的爸爸,也就是
楊鈺艷的丈夫在阿飛生下來的第3年就去世了,年級輕輕就守了寡的媽媽一個人
辛辛苦苦把自己拉扯大,一邊照顧兒子,一邊還要工作賺錢來維持生計,這對一
個女人來說簡直太不容易了。但即使這樣,她依然沒有被生活的壓力打垮,依然
每天都像個普通的母親一樣微笑著面對自己,面對一切負擔。
  媽媽是阿飛最敬佩的人。
  「看起來不太精神啊,昨晚是不是又玩遊戲玩到了很晚才睡的?」看著阿飛
還沒睡醒的樣子,身為媽媽的楊鈺艷關切的問。
  「沒有啊……」阿飛敷衍的回答了一下,事實上他當然清楚自己是因為什麽
才沒睡好的,昨晚的夢真的太詭異了,以至於讓阿飛現在都不好意思去看媽媽的
眼睛。
  「臭小子別狡辯了,媽媽太了解妳了。」楊鈺艷笑著說,十多年母子相依為
命的生活讓楊鈺艷比其他的父母更了解自己的孩子。
  「啊啊……不愧是媽媽,還是瞞不過妳……」阿飛只好無奈的承認,否則自
己總不能把那個讓人臉紅的夢說給媽媽聽吧。
  本來很平常的母子吃飯時間今天在阿飛看來卻顯得格外的漫長,媽媽時不時
的問候也讓阿飛變得有點別扭,每當阿飛擡起頭不小心看到媽媽的目光的瞬間,
阿飛總是下意識的躲開媽媽的眼睛。
  可惡……我為什麽會心虛啊,只是一個破夢而已,快點忘掉他吧!
  而楊鈺艷也看出了阿飛的異常,她很清楚,平時的阿飛並不是這樣的。
  「阿飛?妳不舒服嗎?」楊鈺艷問阿飛.
  「沒……我沒事……我吃飽了。」阿飛支支吾吾的回答了媽媽的問題後,起
身離開了餐桌。
  留下了一臉迷茫的楊鈺艷.
  「我走了!」阿飛跟媽媽打了招呼,然後推開門去上學了。
  阿飛在B中學上學,這裏距離阿飛的家很近,步行的話大概只有20分鐘就
能到了,所以阿飛每天都會選擇步行去學校。
  早自習結束後,第一節課是數學,聽到這個消息後,阿飛扶了扶額頭.
  為什麽第一節課就偏偏是數學課啊!
  阿飛正這樣想著時,數學老師走了進來。
  美麗的中年婦女穿著一身黑色的套裙,裙子下的雙腿被黑色的絲襪包裹著,
腳下的高跟鞋讓她原本就很修長的大腿更加好看,每走一步地上都會發出清脆的
聲音。
  美麗的臉蛋並沒有畫太多的妝,烏黑柔順的長發自然的披在肩膀上,她站在
講桌上,儼然讓原本空曠的講臺瞬間明亮起來。
  沒錯,這個女人就是楊鈺艷,她除了是阿飛的媽媽外,也是阿飛所在班級的
教師,已經在這所學校擔任教師好多年的楊鈺艷現在更是三個班的班主任。
  今年已經36的的楊鈺艷並不像跟他同齡的那些中年女教師一樣,自身的美
貌和完美的身材再加上精心的打扮讓她看起來甚至比班裏的女學生們大不了多少,
本身的性格又很好,容易跟學生們打成一片。於是私底下學校裏的男生都把楊鈺
艷當作是女神一樣的存在。
  「老師好!」
  跟其他男生驚喜的目光完全相反,阿飛此刻看到媽媽進來,瞬間就皺起了眉
頭.
  「同學們好。」悅耳動聽的女聲傳進了每一個學生的心裏,幾乎都要融化了。
  ……
  ……
  楊鈺艷優雅的漫步在課堂裏講課,時不時的叫起一個學生來回答問題,每當
有一個男生被楊鈺艷叫起時,都像受寵若驚似的立刻站起來。
  當然,除了阿飛.
  阿飛此刻的心思完全不在課堂裏,昨晚的夢和早上自己的奇怪舉動讓他的心
裏十分的亂.
  「阿飛,妳來回答一下這個問題. 」楊鈺艷看到了心不在焉的阿飛,故意叫
他來回答問題.
  「什……什麽問題啊?」阿飛不知所措的站了起來,媽媽講的課自己根本連
一點都沒聽進去。
  「阿飛!上課不好好聽課,信不信我叫妳媽媽來打妳屁股?」楊鈺艷用半嚴
厲半開玩笑的語氣說.
  全班哄堂大笑。
  阿飛不禁漲紅了臉,此刻他心裏甚至有點生氣,媽媽居然這樣讓自己難堪
……
  下課後,阿飛坐在操場的臺階上看著操場上人來人往發呆。
  「想什麽呢?」媽媽的聲音出現在了耳邊,讓阿飛嚇了一跳。
  楊鈺艷輕輕的坐在了阿飛旁邊,周圍的男生無不投來羨慕的目光。
  「看妳今天從早晨就精神恍惚的,跟老師說說,發生什麽事了。」楊鈺艷笑
著說,她自稱老師,因為學校裏除了校長和一些同事外,其他人並不知道阿飛是
她的兒子,她不想因為自己母親的身份讓兒子在和同學相處上有困擾.
  「不是都說了嗎,什麽事都沒有。」阿飛有點沒好氣的說.
  「怎麽啦?嫌剛才在課堂上讓妳出醜了?」楊鈺艷笑著說.
  「……」阿飛沒有回答,如果只是這件事的話他根本不用困擾成這樣。
  「沒有啦,快打鈴了,我去淮備下節課了。」說要阿飛就跑開了。
  看著兒子遠去的背影,楊鈺艷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男廁所裏,阿飛正在小便,而周圍有一群男生聚集在一起說著什麽話,一邊
說一邊大笑。
  這些人裏面有好幾個都是自己班上的,其中有兩個還和自己關系不錯,他們
幾個和其他班裏的幾個男生都是一些整天混在一起除了瞎折騰外就是吹牛逼。
  阿飛對此毫不關心,他解手完畢後,剛要離開時,卻從人群中聽到了這樣一
句話。
  「妳們知道嗎,楊老師這女人騷的很呢,早上我偷偷看到了她的內褲,是黑
色蕾絲的,還有有點透明,連逼毛都能看到呢。」
  一股莫名的憤怒瞬間從阿飛的心底升起,阿飛幾乎想都沒想,直接沖著那個
說話的男生- 吳振就一拳打了過去。吳振完全沒反應過來是怎麽回事,根本沒來
得及躲,被阿飛的拳頭打中了臉。
  「啊!」一聲慘叫在男廁所想起,周圍的男生驚訝的望著剛才還神采奕奕在
演講的吳振捂著自己的臉慘叫,一邊望向攻擊者- 阿飛.
  「阿飛!妳這是幹嘛啊?」
  「阿飛妳瘋了嗎!怎麽無緣無故打人啊?」
  眾人無不被阿飛突然的舉動感到驚訝。
  「媽的,疼死我了,阿飛妳他媽找死是吧?」吳振忍受著臉上火辣辣的疼痛,
也看清了攻擊自己的人。他一步沖到阿飛跟前也沖阿飛揮出去一拳。
  「啊!」
  ……
  教導處裏,阿飛和吳振站在主任的面前,一邊喘著氣一邊用惡狠狠的眼神看
著對方。
  「阿飛,老子告訴妳……」
  「閉嘴!」主任嚴厲的聲音打斷了吳振的話。
  「在妳們班主任來之前,都給我好好的反省一下。」
  吳振只好閉上了嘴巴。
  阿飛也沒好氣的看著周圍。
  說實話,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當時哪裏來的勁頭,連想都沒想就直接向吳振
揮拳過去。
  可能是因為無法接受其他人對媽媽的侮辱吧,阿飛這樣想。
  畢竟,自己對媽媽就算不像其他男生一樣視為女神看待,也是打從心底尊敬
媽媽這個女強人的。
  ……
  「我的天啊,妳們這是怎麽了!」隨著一道悅耳的女聲傳進教導處,楊鈺艷
終於來了,她驚訝的看著眼前鼻青臉腫的兒子和學生,瞬間就明白是怎麽回事了。
  「妳自己問他們吧。」於主任冷冷的說.
  「好了,說說吧,妳們兩個為什麽打架?」楊鈺艷氣場十足的站在兩個人的
面前,用既生氣又心疼的眼神看著自己的兒子。
  「阿飛他無緣無故的就打我!我都不知道為什麽,我根本就沒惹過他!」吳
振理直氣壯的說,事實上他確實到現在都還不知道自己挨揍的原因。
  「是這樣嗎?阿飛. 」楊鈺艷把目光轉到了自己的兒子臉上。
  「吳振這混賬,他……」阿飛本來也理直氣壯的要說什麽,突然,他頓住了。
  「他……他……」阿飛突然說不下去了,他無法說出這個原因。
  「他怎麽了?」楊鈺艷皺了皺眉頭,看著語塞的兒子,她知道不知道兒子此
刻正想著什麽。
  「我……唉……好吧……都是我的錯……」阿飛低下了頭,欲哭無淚的他現
在真是有苦說不出。
  我總不能說,吳振他偷看了妳的內褲吧……
  「本來就是!簡直莫名其妙!」吳振憤憤的說.
  楊鈺艷看著低下頭的兒子委屈的臉,表情復雜.
  阿飛因為故意打人,身為家長的楊鈺艷同意為吳振拿醫藥費,而阿飛也因為
鼻梁骨有受損必須休假養傷,楊鈺艷也請了假去照顧兒子。
  回家的路上,母子倆都沈默著。
  「阿飛,告訴媽媽,妳到底為什麽打吳振?」楊鈺艷打破了沈默,以她對阿
飛的了解,她知道兒子肯定不會真的無緣無故去打人,她深信兒子肯定有什麽不
得已又說不出的理由。
  阿飛目光暗淡的看著路旁的風景,嘆了口氣。
  「我都說了……沒有原因,都是我的錯. 」
  楊鈺艷突然停住了腳步,看著阿飛.
  「阿飛,媽媽知道妳肯定受了委屈,告訴媽媽,好嗎?」
  楊鈺艷一本正經的說.
  阿飛緊緊的閉上了眼睛,他不知道自己該不該說,強烈的思想鬥爭在阿飛的
心裏燃起。
  「媽媽……我……」阿飛看著媽媽,想說卻又不敢說.
  「說出來吧,媽媽不會怪妳的。」母親慈祥的聲音徹底溫暖了阿飛的心靈.
  「吳振他,他……他偷看妳的內褲……」阿飛的聲音非常小,但楊鈺艷還是
清楚的聽到了。
  楊鈺艷的身體輕輕的顫抖了一下……她萬萬想不到居然是這樣的一個原因。
  「啊?……哦……是這樣啊……」楊鈺艷幹笑著,臉頰也泛起了一點紅暈。
  母子倆繼續向家的方向走著,兩人誰都沒有說話,都望著各自方向的風景。
  ……
  果然……好尷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