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农家小院

农家小院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黄慧迷迷煳煳的就被儿子的尖叫声吵醒了,连鞋都没穿就冲到儿子屋里,儿子刘明光着身子,跪在床上声嘶力
竭的嚎叫着。

  黄慧赶紧抱着儿子问:「咋啦,咋啦?」

  儿子垂着床说:「跑啦,跑啦!」

  黄慧低头一看,果然床下没有了儿媳妇的鞋了。

  黄慧心里一慌,难道儿媳妇真是放鸽子的?

  黄慧安慰儿子一句,撒腿跑出房去,直奔村长家,到了门口使劲砸门,村长从屋子里出来,一问咋回事,立刻
到了晒场,敲响了铜锣,各家各户都出来人了,村长招唿一声说是明子的媳妇跑了。村里的青壮年立刻抄起家伙,
分头去追。

  黄慧赶回家,安慰着又哭又闹的儿子。

  一直到了晌午,村民们陆续回来了,谁也没找到人,大家都很沮丧。

  刘明一看媳妇真的回不来了,光着身子冲到院子里,又嚎又叫,按都按不住。

  黄慧也是哭天抹泪,毕竟是花一万块买回来的人,跑了等于一万块打水漂了,这一万块可是把刘明妹妹刘蓉嫁
给一个隔壁村小老头换回来的钱呀。

  黄慧也急的够呛。大家都纷纷安慰。

  刘明一直哭到趴在院子里的凳子上睡着了,黄慧只好弄醒他,连哄带骗弄回来,让他上床睡觉。

  黄慧看着自己有些弱智的儿子,那个心疼呀,好容易给他买了个媳妇,没想到是个放鸽子的,黄慧心里不停的
骂着,诅咒着那个人贩子。

  村里实在是太穷了,根本没女的愿意嫁过来,尤其是刘明,虽说年轻体壮,长的挺高大魁梧,但人有些弱智,
更没人嫁给他了。

  黄慧坐在儿子床边,暗暗的抹泪,一直到天亮,大女儿刘丽和小女儿刘蓉也听说了,纷纷赶回娘家,安慰着黄
慧。

  刘明睡醒跟正常人一样,看到姐姐妹妹还挺亲热,穿着个大裤衩就去噼柴,黄慧看着儿子,话都说不出来。

  刘明似乎忘了媳妇跑了的事情,嘻嘻哈哈的干活。

  小女儿刘丽是抱着黄慧的外孙子回来的。

  一会襁褓里的孩子突然哭了起来,刘丽赶紧抱起孩子,解开扣子,给孩子喂奶。

  刘明扭头看着刘丽半裸露的乳房,勐然怔住了,死死盯着,不一会扔下斧子,蹦起来嚎叫道:「奶!奶!我要
奶子!我媳妇呢?我要奶子!」

  黄慧实在受不了了,搂着刘明「哇」一声就哭了。

  刘蓉,刘丽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这姐姐妹妹对刘明都是很疼爱的,看到傻兄弟这么难过,这姐俩也心疼极了。

  刘明扯着嗓子嚎叫着,「奶子,奶子,我要奶子!」

  刘丽衣冠不整,半个奶子露在外面,刘明突然一把捏住了刘丽的奶子,停止了嚎叫,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刘明手劲超大,捏的刘丽脸都扭曲了。黄慧使劲打着儿子的胳膊,让他放开女儿的乳房。

  刘丽赶紧拦住黄慧说:「妈,别打哥,他愿意捏就捏两下呗。」

  黄慧叹口气说:「那啥样子,你是他妹!让你男人知道也不好。」

  刘丽说:「怕啥,俺都嫁人了,给俺哥摸两下怕啥,我那傻老头天天有的摸,我几个月才回来一次,让我哥摸
两下怕啥。」

  刘明摸着刘丽的奶子,低声说:「好白,好白。」

  刘丽笑道:「哥,软和不?」

  刘明点点头说:「软和。」

  刘蓉叹口气说:「这也不成样子,进屋里去吧。」

  黄慧点点头,拉着刘明进了屋。

  刘明松开刘丽的奶子,蹦蹦跳跳的进去屋里。

  进了屋,刘丽干脆解开上衣,站在坐在床边刘明身边,刘明瞪着眼睛,一手一个抓着妹妹的乳房。

  黄慧和刘蓉站在旁边叹气。

  刘蓉说:「妈,我回去跟我当家的商量商量,要些钱,跟弟弟再买一个?」

  刘丽一边看着哥哥玩自己奶子,一边扭头说:「我也回去要钱,给他家生个大胖儿子,给我也奖励也应该。」

  黄慧叹口气说:「你们两家也不宽裕……」

  正说着呢,刘丽的儿子又哭嚎起来。

  刘丽有些心疼儿子,扭着脸看着儿子的方向。

  刘蓉叹口气说:「你去喂孩子吧,这里我来。」

  刘蓉也解开上衣,露出两个丰满的乳房说:「明子呀,摸姐姐的,姐姐的更喧唿。」

  刘明扭头看看,松开了刘丽,转脸捏住了刘蓉的两个奶子。

  刘丽抱起儿子,把带着刘明手印的乳房塞进孩子嘴里。

  黄慧叹口气说:「真是作孽呀,这天杀的骗子……」

  刘明摸了一会刘蓉的乳房,突然松开一只手,朝刘蓉的裤裆摸去。

  刘蓉愣了一下,黄慧赶紧去拉刘明的手说:「往哪儿摸,做死呀你!」

  刘明撇嘴嚷嚷到:「我要摸逼!」

  刘蓉比刘丽更心疼刘明,拉开她妈说:「摸就摸呗,怕啥,还能摸掉二两肉?」

  黄慧无奈的松开手,刘明一手捏着刘蓉的奶子,一手在刘蓉裤裆外掏摸着。

  黄慧说:「没给他娶媳妇,他还没这毛病,最多是看着女人流口水,可这娶过媳妇了,他也懂了,这可咋办呀。」

  刘丽抱着儿子走过来说:「那咋办,我哥想摸就让他摸呗。」

  黄慧骂道:「呸,那他想那事咋办!」

  刘丽刘蓉楞了一下,对视一眼说:「那事就那事呗,关上门,谁知道。」

  黄慧说:「屁,那成啥样子?」

  刘丽说:「反正不能让我哥受委屈。我哥缺心眼,本来就可怜。」

  黄慧说:「我不疼你哥呀,不疼你哥,我能把你嫁给那个小老头呀。」

  刘丽说:「怕啥,哥想那个就那个呗,我们都生过娃了,让哥弄几下怕啥。」

  刘蓉说:「就是,先让明子不闹了,咱们咋想法子弄钱,给他再买一个。」

  三人正说着呢,刘明已经开始拽刘蓉的裤腰了,刘蓉说:「哎呀,真急了,别拽,别拽,姐给你解开,拽破了
咋办!」

  说着刘蓉伸手解腰带,黄慧跟刘丽看着,刘蓉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扭头看着黄慧跟刘丽说:「妈,小妹,要
不你们出去?」

  黄慧看看刘丽,刘丽抱着孩子,拽着黄慧就出来了。

  黄慧一边走,一边扭头看,刘蓉已经解开裤腰,刘明瞪着眼睛就把姐姐按倒了。

  黄慧跟刘丽走到外屋,听着刘明在里边嘻嘻笑着,刘蓉也咯咯笑着。

  黄慧重重叹口气,看着刘丽说:「妈没本事,你死鬼老爹又走的早,让你们受委屈了。」

  刘丽拉着黄慧说:「妈,你别这么说,你把我们拉扯大就不容易,我哥又缺心眼子,最受罪的就是你了。」

  黄慧蹲在地上,刘丽说:「妈,你别难过,咱们凑凑,给我哥再买个媳妇就好了。」

  黄慧说:「昨儿我就问了,现在严打,行情又长了,哪来那么多钱呀,就是买了来,再跑咋办呀。」

  刘丽说:「那也不能让我哥受罪。这事没有过还好,有过了天天想,我哥傻,想女人想坏了身子或者出去欺负
别人家女人,还不被人打死呀。」

  黄慧说:「再拿钱,你们家里的能干么。」

  刘丽说:「不干也得干,要不我把他儿子卖了。」

  黄慧被女儿逗的噗嗤笑了说:「真卖呀,你舍得呀,你舍得我还舍不得呢。」

  刘丽笑道:「妈,你放心,我们想法子。」

  黄慧点点头。

  刘丽侧脸往屋里探探头,里边是刘明哼哼声和刘蓉依依呀呀的声音。

  刘丽笑道:「我哥这么能干?」

  黄慧脸一红说:「可能干呢,那女人没跑之前,天天弄到半夜。」

  刘丽笑道:「妈,那你睡不着了吧。」

  黄慧使劲拍了女儿一下说:「别胡说。」

  两人接着闲聊,又过了半响,刘丽说:「啊,还没完呢?我哥这是铁打的呀。」

  黄慧说:「估计快了。」

  刘丽侧耳听听说:「我姐咋不出声了?」

  两人正说着呢,就听屋里刘蓉一声颤抖的长号:「我的爹呀,可舒服死我了。」

  黄慧跟刘丽都捂嘴笑了起来,刘丽说:「看我姐这点出息,我姐夫估计好使不到那里去。」

  估计这话让里边刘蓉听见了,在里边嚷嚷到:「你别笑话我,要不你进来。」

  刘丽挑帘子就进去了说:「切,谁怕谁呀。我来就我来。」

  黄慧也跟了进来,看着儿子大马金刀的骑在大女儿身上,两人白白的身体纠缠在一起,看的黄慧直头晕。

  刘蓉把腿从弟弟腰间拿下来,央求到:「好明子,让姐歇歇,让小丽跟你来?」

  刘明根本不理她,屁股一阵乱耸,刘蓉脑袋来回乱晃,突然刘明停住了动作,死死抱住刘蓉,瞪着血红的眼睛
看着炕边上的黄慧和刘丽。

  刘蓉也是一阵哆嗦,死死抱住了弟弟。

  刘丽低声问:「咋,出水了?」

  刘蓉闭着眼睛点点头。

  过了一会,刘明身子一滑,从刘蓉身上出熘下去,仰面躺在炕上。

  刘丽探头看看,说:「呀,我哥长的这是啥呀,擀面杖呀,这是人鸡巴么。」

  刘蓉睁眼说:「你才知道呀,你试试,就你那小身板,不给明子捅穿了。他这一泡尿,给我灌满了都。」

  刘丽捂嘴笑道:「比我姐夫厉害多了吧。」

  黄慧说:「起来吧,洗洗去。」小丽给你哥盖上点。让他睡会儿。

  刘蓉批了件衣服,去了厢屋洗身子。

  刘丽给刘明盖了件衣服,跟着黄慧出来,等一会刘蓉也出来,三人一起到厨房做饭。

  刘蓉说:「哎呀,真没想到,明子这事这么厉害。」

  黄慧说:「晚上估计还得要。」

  刘蓉说:「我的亲娘,我可得歇歇。小丽,晚上你来啊。我跟妈睡。」

  刘丽说:「我来就我来。」

  黄慧揉着玉米面和白面混合的面说:「有你俩儿,妈少操好多心了。」

  刘蓉说:「可我俩儿也不能能天天在这儿呀,那边还有一家子呢。」

  黄慧说:「我也担心这个事儿呢。」

  刘丽说:「怕啥,我哥要是想了,妈你就哄哄他,我离着近,隔三差五的就回来让我哥弄弄。咱抓紧时间给我
个凑钱就完事了。」

  黄慧说:「你们可别太逼家里了,能凑多少是多少,不行就攒攒。」

  刘蓉说:「嗯。我们尽量想法子。」

  刘明中午起来吃了几口饭,下午就下地了,这边三个娘们跑村长家,托村长联系人贩子,再给刘明买一个回来。

  到了傍晚,刘明回来了,刘丽洗了个澡,让黄慧跟刘蓉照顾儿子,拉着刘明就进了里屋,不一会,刘明就哼哼
起来,接着刘丽尖锐的压抑的嚎叫声就穿了出来,刘蓉笑道:切,好笑话我,现在不也冒骚水了?

  黄慧笑道:「咱两睡吧,别听了,到半夜能完事就不错了。」

  母女带着刘丽的儿子在厢屋里睡了,隐隐还能听到刘明,刘丽的声音。

  第二天一早,刘蓉刘丽就回家了。

  刘明吃了晌午饭就去地里。

  晚上回来,黄慧给他做好了晚饭,刘明吃了几口,就嘟囔起来问黄慧:「我媳妇哪去了,咋还不回来,我要操
逼!」

  黄慧叹口气说:「你媳妇回家了,过几天才能回来。」

  刘明嘟囔着说:「我要摸奶,我要操逼!」

  黄慧说:「呀,急什么呀,过几天你媳妇就回来了。」

  刘明闷头吃了饭,进屋去了。

  黄慧收拾了东西,坐在院子里发呆,一会天就全黑了。

  黄慧也没开灯,就想着黑灯瞎火的,刘明困了就睡过去了。

  估计快十点了,黄慧想着刘明睡了,进去看看,没想到刘明根本没躺下,木头桩子一样黑乎乎的坐在炕沿上。

  黄慧一阵心酸,走到儿子身边说:「傻儿子,咋不睡呢?」

  刘明说:「我要摸奶,我要操逼……」

  黄慧这个心疼呀,站到儿子面前,把刘明的手拉起来,塞进自己的衣襟里,两只手捂住了自己的乳房说:「摸
吧,摸奶子吧。」

  刘明摸到两个乳房,立刻高兴起来,使劲揉搓着黄慧的两个奶子说:「好软呀,好软呀。」

  黄慧摸着刘明的头顶说:「舒服不?」

  刘明说:「舒服,舒服!」

  黄慧说:「摸一会就睡呀,好不?」

  刘明说:「嗯,人家还有操逼呢。」

  黄慧说:「不行,只能摸奶!」

  刘明一下把手拿开说:「那不摸了,摸奶不如操逼好玩!」

  黄慧身子一晃说:「我的爹呀,你可做死呀。」

  刘明却勐的一把把黄慧搂进怀里,手一板,黄慧就躺倒炕上,刘明一个翻身就压了上来,黄慧连挣扎都没挣扎
就被刘明压住了。

  黄慧心里一晃,本能的去保护裤腰,可刘明不知怎么搞的,黄慧裤腰一下就开了,黄慧手指将将碰到一点,裤
子就被刘明脱到了膝盖那里。

  黄慧想起身,可腿刚一弯,那条裤子彻底被刘明拉了下去,黄慧更慌了,使劲挣扎要起来,可刘明想坐大山一
样就压了下来,接着黄慧就感觉到一个热乎乎的肉球顶在了自己腿间,黄慧脑子轰的一下,心里一阵翻腾,还没等
黄慧反应过来,那个热乎肉球已经突入黄慧的身体。

  黄慧本能的哼了一声,身子立刻软了,接着硬帮帮的一根就贯穿黄慧的身体,黄慧被顶的差点昏过去。

  接着那根烧红的铁棍就开始快速的进出,黄慧完全失去了思维的能力,脑子一片空白,完全忘了是自己亲手儿
子在干自己,下体摩擦产生的快感一波一波的直冲大脑。

  黄慧唯一的思绪就是让自己不能出声,黄慧咬着牙忍受着,刘明不断的冲刺,黄慧觉得刘明的速度和力量不停
的加强,好像没有尽头一样。

  黄慧惊诧于儿子的能力,兴奋加刺激,让黄慧很快就到了一种无法形容的飘然的感觉,黄慧咬着牙哼哼着说:
「飞……飞了……」

  不知过了多久,黄慧的魂才回来,可没等黄慧想明白呢,刘明一阵冲刺,又把黄慧抛到天边,黄慧完全软成泥
了。

  这次更久,黄慧悠悠的缓过来,接着又体会到了刘明更加疯狂的冲刺,突然刘明的冲刺改成了一阵阵强烈的压
迫,接着黄慧感觉到一股热流灌了进来。

  黄慧知道刘明射了,死死抱着刘明,过了一会,刘明身子由硬变软,黄慧松开手,扶着儿子躺倒在床上。

  黄慧无声喘着粗气,休息一会,给刘明盖上夹被,黄慧从床上起来,在炕沿上休息好一会,腿上才有劲,穿上
鞋,拎着裤子,从刘明屋里出来,进了自己的厢屋。

  黄慧擦擦身上的汗,躺在自己炕上,竟然没有一点羞愧或者难为情,脑子还是一波波刘明带来快感的回波。

  第二天一早,黄慧起来,刘明傻呵呵的冲她笑,黄慧打他一下说:「傻笑啥,吃了赶紧下地。」

  刘明吃了晌午饭就下地了。

  黄慧收拾收拾屋子,准备好晚饭的东西,也拎着工具去地里。跟刘明一起干了一下午活。

  到了天快黑了,黄慧跟几个娘们一起回到村里,黄慧做好晚饭,时不时的往往院外,竟然很急迫的想刘明回来。

  天蒙蒙黑了,刘明扛着家伙回来了,娘俩一同闷声吃了晚饭。

  黄慧烧了桶热水,给刘明擦擦身子,自己也洗了洗。

  锁好院门,黄慧直接就钻进了刘明房里。

  到了半夜,黄慧回到自己屋里,躺在自己炕上,黄慧静静的在想,这次进去是为了让儿子高兴呢还是让自己高
兴,黄慧想了半天都没想明白。

  又过了一天,刘蓉,刘丽回来了,两人带了些钱,但离给刘明再买个媳妇还差的很远。

  黄慧也没说啥,本来就是个大数目,慢慢凑吧。

  到了晚上,刘蓉,刘丽竟然都露出了想去跟刘明睡的意思,姐俩弄的还有点不好意思。

  黄慧说干脆,你们姐俩一同去得了。

  黄慧自己带着刘丽的孩子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姐俩起来,带着孩子走了,刘明却一直睡到快中午才起来。

  黄慧竟然有些心疼,还有些许醋意。

  干脆没让刘明下地,在家歇了一天。

  晚上黄慧心疼刘明的身子,忍着没去,自己早早睡了,刘明大概也乏了,没哭没闹就睡了。

  接着几天,黄慧天天搂着刘明从晚上一直睡到早上。刘明有时候一晚上要一次,有时候要两次,黄慧每次都满
足他,娘俩乐此不疲。

  刘丽和刘蓉也时不时的回来,这姐俩回家的次数明显比以前多了,而且两人似乎商量好了,回来也不撞车,一
次就回来一个。

  黄慧问起,姐俩回答的都一样,就是怕刘明不高兴,所以多回来几次,让刘明舒服舒服。姐俩回来,黄慧反倒
没得吃,让黄慧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一次刘丽无意中捅破了这一层,刘丽问黄慧她俩不在的时候,刘明闹不闹,黄慧顺口说不闹。

  刘丽有些奇怪,黄慧知道自己说错了,脸通红。刘丽一下明白了,凑到她妈身边说:「妈,你也跟我哥那个了?」

  黄慧只好点点头说:「他闹的受不了,我只好……」

  刘丽捂嘴笑了起来。

  过了几个月,姐俩又一起来了,又凑了些钱,不过还是差不少。

  刘蓉看着刘明说:「都有些舍不得给明子娶媳妇了,给他娶了媳妇,咱娘三不就没得吃了?」

  刘丽也笑着说:「是呀,跟我哥玩,比跟我那个死老头子强太多了。」

  娘三一起呵呵笑着。

  吃过晌午饭,刘明要下地去,刘丽不让,搂着刘明就往房里钻,刘蓉也跟进去了。过了一会,赤条条的刘丽出
来把黄慧也拉了进去,一家四口在一个土炕上纠缠在一起。

  轮到黄慧了,刘明趴在黄慧身上大开大合,黄慧舒服的咬着块手绢才不叫出声来。

  刘丽刘蓉看着刘明,一人摸他后背,一人摸他屁股,突然,刘丽低声说:「外边有人。」

  黄慧赶紧推住刘明,侧耳听听,果然有人叫门。

  黄慧赶紧推开刘明起身穿上衣服,刘丽刘蓉也不顾刘明不高兴,也都穿上了衣服,跟着出来,三人到了院里,
外面确实有人敲门。

  黄慧三人整理整理,过去开了门一看,三人都傻眼了,刘明跑了的媳妇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孩子站在门口。

  (完)